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所爱隔山海

      “哥,你放假回家吗,能不能捎我一程。”

      初心满怀期待的等着电话那头的回答。

      “可能不太行,公司最近有点忙,这样吧,我要是回家就提前给你打电话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声音。

      “行吧。你别忘了就行,拜拜。”

      初心叫哥的这个人并不是她血缘关系上的亲哥,而是他的小学兼初中同学,李选。

      一年夏天,初心因为爸爸妈妈工作的原因,在五年级的时候转学到当地的学校,小孩子到新学校新环境总是会感到陌生害怕,这时候就显示出一个好同桌的重要性,初心很幸运,被老师安排在一个心地善良人也温柔学习超好的小姑娘身边做同桌,身处新环境的初心总算有了安慰。

      本身就大大咧咧的初心在经过一周的熟悉环境之后,少了许多的陌生感,最重要的是同桌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啊,但是新来的孩子总是免不了受欺负,班上就有一个讨厌的男孩子欺负初心,总是在下课拿着小水壶到处滋水,大部分都是冲着初心来,就连善良的学霸同桌有时候都会遭殃。初心这个没怎么受过委屈的孩子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,当即站起来,撸起不存在的小袖子,气冲冲的走向了那个男孩,那个滋水的男孩以为初心要过来揍他,撒丫子就跑,跑了两步感觉后边不对劲,一转头就看见了初心走进办公室的身影,当即就傻在了原地。

      果不其然,没有一会儿,老师就召唤了男孩,这其中的口水与唾沫不细说,总之那个男孩出来后,虽然气愤的瞪了两眼初心,却也没有再欺负她了。小孩子嘛,在学校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找老师,好听点叫诉说委屈,难听点就是告状,但这也是最好的方法。

     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,小学课程只要孩子们上课认真听讲,下课完成作业,成绩总是看的过去的,就怕有那种誓与老师唱反调的学生,你耐心好声好气的教他吧,他就是不学,一发脾气,他比你还犟,好巧不巧,欺负初心的男孩就是这种类型,对了,男孩名为李选(也不知是谁选中了他),善良的同桌叫张雨。而成绩一般的初心在学霸同桌的帮助下成绩还能看过去,也就是班级中上游,初心对于这成绩表示还可以,毕竟还是有上升空间的。

      对于李选这样的“问题儿童”,老师管教到最后也只能是无可奈何,只好叫家长,但是大多数时候来的都是李选年迈的姥姥,因为他爸妈在他更小的时候就离婚了,他跟着妈妈和姥姥生活,只是他妈妈一直在外面打工,逢年过节才来家一次,对于李选的关爱自然就少了。但是这次不同,他妈妈被叫来了,足以见得这次李选闯的祸有多么严重,他往教学楼上扔石头,把玻璃砸碎了,还差点伤到了人,他妈妈被单独叫到了办公室,李选被留在了教室里,一开始初心并不知道李选惹了祸,她帮学霸同桌收作业的时候收到了李选的位置上,虽然知道他没写,但还是要例行公事询问一下,只是初心一过去,就看到李选趴在桌上默默痛哭,虽然是小孩子但也十来岁了,意识到这次是真的闯了祸,所以忍不住自责起来。

      初心虽然看到他在哭,但还是走过去,伸出手说:“英语配套练习册写了没?”这句话成功的让李选哭的声音高了一个八度,看他这表现也知道什么意思了,于是初心就没再说什么,默默回到了座位上,在同学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李选的事情,初心没有参与这个话题,只是下午上课时有些走神。最后学校给李选记了一次大过,听说本来是想开除的,只是李选妈妈苦苦央求校领导才保住了她儿子的学籍,经过这件事情后,不能说李选一夕之间改变了,不爱学习还是不爱学习,只是没有那么顽劣了。

      时间在不经意间从指缝溜走,初心升到了初中,经过成绩分配后,初心进了初一一班,好巧不巧,学霸同桌和李选都在一班。大多数同学都是认识的,因为都是同一个地方的小升初,所以这次的新环境新学校并没有给初心太多的陌生感。因为班主任是学校的后勤部主任,所以在班上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以后我当你们的班主任,所有的便利都先紧着我们班来,毕竟是一班嘛。”有了这句话,班里的气氛就被烘托了起来,还有几个男同学特意直了直背,仿佛在说:我老大是主任,谁敢惹我!

      自此一班的同学在这一届“称王称霸”起来,这届所有的传奇故事几乎都与一班的某个人有关。啥传奇故事暂且不论,先来头疼一下上了初中就要面临的晚 自 习。

      说起这晚自习,真是个神奇的时间,没有老师讲课,学生自行做作业,你要说真的做作业吧,他也做只是初中课程没有那么繁重,作业不也不至于写三节课,所以这剩余的时间,就是增进感情的好时候了。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的,渐渐声音就大了起来,这时候老师钦点的学习委员一声吼,教室瞬间安静下来,只不过效果不是很持久,一会又重蹈覆辙,这种情况持续到看自习的老师来查看才结束。初心就是那不安分份子之一,虽然是个女孩子,但是因为大大咧咧的性格,在受女同学欢迎的同时也能和男生打成一片,只是这“兄弟”中不太包括李选这小伙子,初心和李选的关系很微妙,处在半熟状态,可能是初心见过他狼狈时的样子,所以李选觉得在初心面前没有什么面子,虽然里子也没有,但还是觉得变扭,不过两人还是有同窗情谊的。

      只是在不知不觉间初心对李选的感觉发生了变化,没了刚认识时的仇视,后来对李选的事情开始好奇,到现在会下意识的关注他。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这句话说得真是没错,只是初心对于自己的变化感知不到,只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,但是一直和初心是好朋友的张雨是看在眼里,不过初中的孩子心思也没有那么深,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,初中生活更多的日子是关于学习的,毕竟是学生嘛,本职工作就是学习。

      李选这小伙子虽然学习不好,但是运动很有天赋,还被学校体育部的教练招到了体育特长生这一队伍里,上午正常上课,下午最后两节课不用上,去操场练体育,李选练得是短跑,确实很有天赋,在一众同学里,他就是第一。因为李选练体育,所以初心也想尝试一下,这样和李选见面的时间就多了起来,这天下午初心和班主任打了报告说想试试练体育,班主任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初心,但还是答应了,让初心尝试,但其实班主任能料到初心也就坚持一天,不能再多了。

      果不其然,初心满心欢喜的来到了操场,和一众“兄弟”打了招呼后,根据教练的安排要去跑圈,但是教练说因为初心是第一次练,让有经验的人带着她跑圈,初心听到这话后下意识的看向了李选,只是李选像是没听到一样,自顾自的跑圈热身去了,这时队伍里初心的好兄弟之一---刘森积极自荐要带初心跑圈,教练也同意了,所以初心只能有点失望的跟着刘森,但很快那点失望的心思就没有了,因为太 累 了!

      她已经没有心思再想什么李选了,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腿和呼吸上,刚跑前两圈还好,因为刘森在前面带跑,跟着他的呼吸节奏就行,到后两圈刘森就到初心后面去压跑了,为的就是让初心保持节奏呼吸,但是这个时候的初心呼吸节奏已经有点乱了,三圈下来,嗓子里已经能感受到生青豆的味道了,跑完第四圈,初心就下道了,“实在不能跑了,太累了”初心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。

      “心姐,你这也太不行了,这才跑了四圈呢,还不够啊”刘森在旁边笑着揭穿初心的小心思,“我要是行,还用得着你,你别管我了,我反正是不能跑了,剩下的你自己跑完吧。”初心头也不抬的回怼刘森。“你就算不跑了,也不能在这里坐着,需要起来走走,不然明天腿会酸的。”刘森蹲下来对初心说着。“我先坐会儿,等会再走。”“行吧,我先去跑了。”刘森站起来无奈的说。初心只是挥挥手让他赶紧走,嗓子里一句话也蹦不出来了。

      过了两三分钟,初心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平复,但还是腿软不想动,闭着眼躺在操场上休息,听见走进的脚步声眼也不睁的说:“你跑完了?我还得再歇一歇,跑完你也坐会吧。”初心以为是刘森过来,就招呼他坐下,“你怎么不走一走?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不是刘森,是李选。初心立马做起来“我累,歇歇。”“明天就别来了,你也不适合练体育,在这里还挨累,在教室上课挺好的。”李选耐心劝导。“我……”初心下意识的要回怼一句,只是理智及时制止了她,仔细一想,他说的也对,“好的,你说的对。”初心妥协说到。

      第二天下午第三节课正好是班主任的课,他看到座位上老老实实做着的初心,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,表示看到学生悬崖勒马的欣慰,初心看到后,只能回以微笑,表示乖巧。自此初心就打消了练体育的念头,有句话说的好啊,面子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性命故,两者皆可抛。

      但是最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要进行,那就是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,有经验的人都知道,虽然运动会只有两三天,但是学生们躁动的心能长达一个月,运动会之前的期待,结束之后的余韵,都能让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躁动好长时间,这样一来学习的注意力就会被分散,这个时候老师虽然都会出言压制,但是效果不大。

      运动会是属于全校学生的狂欢活动,原因当然是在运动会期间不用上课,在操场上看学生比赛。年级之间的比拼,班级之间的竞争。李选作为班级里的运动骨干,最重要的长跑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肩上,他也欣然接受,不去推辞。在比赛开始的时候班里的女同学在给李选加油,出于女生的小心思,初心没有喊,但是抵不住心里的激动,还是在枪响之后喊了一句“李选,加油!”不知他是否能听到。不愧是教练看中的好苗子,轻轻松松的拿了第一名,经过全班同学的努力,初中的第一次运动会,一班拿到了第一名,不可谓不高兴,凭实力拿到的就是可以接受夸奖,班主任说,过分的谦虚就是拿乔了。

      就这样,初中三年转瞬即逝,随着年龄的增长,情窦初开用在初心身上再合适不过。只是初心一直没有表达过自己的心思。升高中时,初心和学霸同桌考上了同一所高中,但是在不同的部,所以见面的机会就少了,更不用提考上另一所高中的李选。在初心高二的时候听到了李选下学的消息,只是一年多没联系,感情还是有点变化的,况且一来就戳别人痛处也不好,所以初心也没联系李选。

      直到上了大学,因为一些事情,初心才和李选再次联系起来,只是这个时候的两个人都已经长大了,而里选的变化是让初心吃惊的,李选仿佛被社会磨平了棱角,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,有的只是表面上的潇洒。但是两人的联系只能算是单方面的联系,因为李选几乎没给初心打过电话,不是几乎,是没打过。这一度让初心产生李选是不是讨厌她的错觉,但是当电话那头传来熟稔的声音时,这一切错觉又不复存在,或许这就是李选最大的改变吧,表面和谁都挺好,但实际上谁也接近不了他。

      再过两年,初心大学毕业了,也听闻了李选有女朋友的消息,只是这个时候的初心已经看开了,她早就明白李选和她是不可能的,所以有些话就这样随风飘过就挺好,不必说的明明白白,惹来尴尬。所以现实生活中,有校园剧的开头,却没有偶像剧的结尾,这就是差别。

      至于一开始的一声“哥”,表明了初心在心里定义的她与李选的关系,进退有度才能保留体面。

      这世界千千万万个人,千千万万段感情,有多少是轰轰烈烈,又有多少是平平淡淡的,这比例自是心中有数就行。

      初心对李选的感觉就是“我有所爱,也隔山海”所谓山海是指心里的距离,就算你喜欢的那个人就站在你面前,你不开口,那么所有的爱意都只有自己知晓,别人无从所知。暗恋是件小事,却贯穿人生。

      有言曰:我有一所爱,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;此爱翻山海,山海皆可平,难平是人心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2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返回顶部